您的位置: 首页 - 人物传记
喀喇沁中旗政界传奇人物——白奇峰
文章星级: ★★★☆☆ 阅览: 2725 日期: 2014/10/17 来源:   作者: 乌傲菊忆述 靳堂整理

喀喇沁中旗布日嘎苏台艾里(今宁城县小城子镇柳树营子村),过去这地方,古树参天,水草丰美,茂密的原始森林,鸟语花香的天然牧场,人民以畜牧业为主,是一个地灵人杰、水秀山清的好地方。清末民初,转为半农半牧。

1896年(清光绪二十二年),喀喇沁中旗政界要人白奇峰就出生在布日嘎苏台艾里的“积德堂”家。民国初年,白奇峰自费考入北京蒙藏学校,一举成名。回乡后,当过中旗王府笔且齐,艰难探索民族工商业和经营之道。伪满“康德”年间,先后出任喀喇沁中旗教育科长、度支局长、公署旗长等职。抗日战争胜利后,被选为出席热河省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解放战争时期的1946年,任喀喇沁中旗人民政府第一任旗长。

他是喀喇沁中旗闻名遐迩的传奇人物。

一、青少年时期情况

白奇峰,蒙古族,又名白云山、白银山,字云升,乳名银山,属猴,蒙古名孟衮敖拉。1905年(清光绪三十一年)始,白奇峰在本村私塾学堂念书。读到《百家姓》、《千字文》、《名贤集》,相当于初级小学成绩。后又到柳树营子王台子找王福成先生功读《四书五经》。四书包括《大学》、《中庸》、《论语》、《孟子》;五经包括《周易》、《尚书》、《诗经》、《春秋》、《礼记》。

王福成先生知识渊博,出口成章,诗词歌赋样样精通,特别是书法功底相当好。王先生还有一个特长,方圆百八十里的,如果谁家有冤屈的事,求他写呈子(状子)上衙门告状,官家一看状子写的针针见血,有理有据,案子必胜无疑。王先生是本地公认的大才子,应该说是当之无愧的学者,但因在晚清时期,一个穷书生,没有钱巴结官府,实属怀才不遇,只好隐姓埋名,在山区开个小私塾馆,教几个孩子挣几斗米(旧社会买卖粮食不用秤计算总量,而是用斗和升来计量)混个生活。

名师出高徒,在这样先生手下教出来的白奇峰,天资聪明,才华横溢,在学堂始终是一个名列前茅的成绩优秀者。

白奇峰在王福成先生学馆读书几年,后来,王先生通知家长说:“你家儿子才华出众,聪明过人,我说一,他能想到二,我说二,他能想到四,我的书底已满足不了你儿子的需求,他是一块好料,希望家长另请高明或送外地深造……”。

1911年(清宣统三年),少年白奇峰经人推介到喀喇沁中旗王府当了一名小职员,边学习边做勤务。

1916年(民国五年),年轻的白奇峰偷偷跟着人家驴驮子“进京赶考”,一步考入中华民国蒙藏学校,三年读书深造,重温四书五经,再学经济管理,同时精通了蒙、汉、俄三种文字。成为当时喀喇沁中旗一代文豪,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高级知识分子。在京期间,由于他的书法功底特别好,经常应约给北京各王府书写条幅和字画。毕业后回乡在家务农,开过杂货铺。

在北京读书时,看到车水马龙繁花似锦的大都市,回乡后他不甘心停留在穷困山区的小杂货铺圈子里。他志存高远,有理想,有抱负,看到本旗文化落后,经济又不发达,为了改变家乡贫困面貌,他决心为本旗经济、文化和社会事业做出贡献。

1922年(民国十一年),27岁的白奇峰回到大城子(玛拉图)中旗王府印务处当了一名笔且齐(汉语指文书、书记)。

二、发展商业经济

1925年(民国十四年),白奇峰辞去笔且齐一职,回乡专事商业活动。他本身在蒙藏学校是学企业管理的,有文化,懂业务,为了发展地方经济,繁荣市场,致力增加地方财政收入,他大着胆子在小城子(道日浩绕)街里中心地段,选址建立商业机构,完善了包括门市、厂房、仓库等基础设施建设。当时,在当地找不到懂商业、会买卖的人才,就由关里聘请懂得经营业务和相关技术人员担当商号掌柜的(现在的经理)和管账先生(现在的财会核算员)。

清末年间,因内地直隶、山东等地连遭荒旱,清廷允诺部分灾民可到关外蒙地垦荒,种地谋生,以解受灾民众之疾苦,当时称之为“借地养民”政策。于是,口外灾民向关外逃荒者大量涌入,灾民中有各行各业人员,随之流入喀喇沁中旗的也有些会经商的小商贩。在这地广人稀的小城子镇,这些小商贩们经数代发展,经营逐年扩大,有的积累资金,有的扩大门面,经营农牧民所需要的生产生活资料。至民国、满州国时期,小城子街的各类商号规模也越来越大,较有名气的有“同泰兴”、“万增永”等几个大商号。

这时,白奇峰聘请由关里来的商人作指导,一切就绪后开张营业,除聘请从关里来的业务技术人员外,还在本地招收闲散人员到店铺干活,尽量增加当地贫困农牧民的经济收入。

他的商铺都是“德”字开头,较有名气的是“德聚昌、德厚昌、德瑞昌、德昌”等四大商号,经营项目分别为:

1、棉布、花纱、绸缎、衣料。

2、小印刷厂一个,印刷销售各类纸张、笔墨文具、小百货。

3、食品糕点、加工销售,零售烟酒糖茶。

4、药材收购,加工各类丸、散、膏、丹用药,然后对外销售。其实就是“收、产、供、销”一条龙服务。

上世纪三十年代以后,白奇峰另在大城子(德日浩绕)开了一处德元旅馆,还在赤峰(乌兰哈达)建了一处油坊和烧锅。各处店铺和关里来的大商号们公平买卖,互为依存,不搞欺行霸市,树立了良好信誉。

那时喀喇沁中旗地区经济结构比较单纯,社会基础薄弱,年轻的白奇峰在商业经营工作当中也遇到过好多的难题。他认为,要提高人民生产生活,就必须调整农、工、商产业结构,关键是有计划有步骤地安排组织好产、供、销链接工作。同时,还要认真解决民族矛盾,正确处理蒙汉民族关系,在商业往来和经济发展中注重一视同仁,民族平等。

由于他出色的经营理念,所以商业网络四通八达。那时人们常说:“填不满的八沟,拉不败的哈达”,形象地说明了平泉(八沟)、赤峰(乌兰哈达)的经济往来关系和商业贸易量。而小城子恰处两地中间,地理位置举足轻重,买卖兴隆时,白奇峰的“帖子”可直接流通到赤峰、平泉,这在当时是一种既方便又实惠且能在经济往来当中代替现金货币的私人信用证卷。

三、步入王府从政

1928年(民国十七年)初,察哈尔盟多伦诺尔(今锡林郭勒盟多伦县)官方发现卓索图盟喀喇沁中旗白奇峰是一个人才出众的有为青年,于是聘请他去从政,主要担任书记写作和翻译工作。在多伦诺尔工作期间,他虽远离家乡,但乡情不减,经常想的是如何为家乡脱贫致富,披荆斩浪,干一番大事业,为故乡造福。

1929年(民国十八年),才华横溢,历练成熟的白奇峰回到家乡喀喇沁中旗,准备再次去大城子投奔中旗札萨克王爷汉罗扎布。

临上任的前一天晚上,白奇峰明明白白地做了一个梦,他梦见一个骑枣红马的红脸大汉来到家门,下马进院,把白奇峰领到一个广阔无边的大草原处,用手往前一指,随即不见人影。他很是奇怪,早晨醒来就对母亲讲梦中情况,巧得很,母亲也与儿子做了同样的梦。白母在想,红脸大汉,一定是关公老爷(蒙语称老爷宝日罕)指点前程,不然为什么上任前夜,母子俩会做同样的梦呢?从那以后,白家一直供奉关公老爷。

青年时期的白奇峰,为实现自己的远大理想,孜孜不倦,努力奋斗,各项工作都很顺利,在旗府衙门前程似锦,步步高升。

1929年回到喀喇沁中旗大城子王府后,任末代札萨克汉罗扎布王爷府度支(督治)局副局长(相当于现在的财政局副局长);1933年,任喀喇沁中旗两级学校训务主任;1934年至1935年,连任中旗公署总务科长、度支局长;1936年至1938年,任喀喇沁中旗教育科长。

四、发展教育事业

白奇峰为发展中旗的教育事业,充分发挥自己的特长和才干,在汉罗扎布王爷支持下,与鲍清源、宁万国、伊礼纯等几位老知识分子一起努力,积极倡导筹办学堂。于1929年在大城子王府创办第一所“喀喇沁中旗公立第一小学校”,白兼任副校长。

喀喇沁中旗公立小学诞生前,整个中旗境内还没有一所公立的正规学校,学校的成立,标志着中旗当代教育步入了一个“划时代”的发展阶段。学校创办后的17年(1929——1945)中,共培养出八期高小毕业生,这些学生都具备蒙、汉、满、日四语兼通的文化功底,且大多数成了喀喇沁中旗解放前后革命力量中的骨干。

从此,喀中旗的教育事业有了新的开端,为建国后宁城县蓬勃发展的教育事业奠定了基础。

五、接任旗长职务

1939年(伪满康德六年),汉罗扎布王爷因病要到北京治病(当时喀喇沁中旗王爷在北京东四北新桥慧照寺附近建有汉王府),遂把旗里一切事务交给白奇峰和王绍棠(喀喇沁中旗五官营子人,蒙古名散扎拉嘎吉)管理。当时,白是教育科长(相当于现在的教育局长),王是警务科长(相当于现在的公安局长)。

汉罗扎布王爷看中的正是文韬武略的白奇峰和王绍棠,这是一对有实干精神的文武二将。王爷去北京的第二年,也就是伪满康德七年(1940年),满州国国务院下令撤销平泉、宁城二县,合并为喀喇沁中旗。年底,王爷在北京病逝,白奇峰被任命为喀喇沁中旗旗长。旗署治所临时到小城子办公,翌年,旗署又挪至平泉(八沟)街。

1943年(伪满康德十年)3月,白奇峰的旗长职务由警务科长王绍棠接任(当时白奇峰的旗长职务是辞去还是被免不详)。

六、王府执政时期

白奇峰在大城子王府执政时期,不贪不占,清正廉洁,他老家的柳树营子,除有几间瓦房外,土地不多,更没有什么珠宝玉器。1947年土改时,工作团团长曾说到:“闹半天白奇峰是一个穷小子呀……”。

白奇峰为喀喇沁中旗确实贡献不小,有一次处理旗政涉外纠纷,

慷慨为民做主,代百姓去热河(承德)打官司,临行前义正词严地说到:“为了喀喇沁中旗父老乡亲的切身利益,如打不赢这一仗,我仰巴雅回来”(本地方言土语,形容仰卧死去)。结果在热河都统衙门,确实打赢了这场官司。

上个世纪40年代初,白奇峰因工作需要和职务关系,代表喀喇沁中旗去满州国首都新京(今长春)参加伪满洲国召开的国务会议,伪满康德皇帝(溥仪,清末宣统皇帝)亲自接见了全体与会代表。会议闭幕时,康德皇帝给每个参加会议人员赏深蓝色料子一块,料子尺寸充裕大方,装在一个精美的匣子里,匣子雕刻精致,制作考究,四面镶有玻璃,且有底座,他带回来后,很是喜爱,长期放在自己卧室的红躺柜上。

白奇峰在中旗公任职期间,公家配备一匹米黄色大走马,这是公出办差时唯一的交通工具(过去因无机动车辆),下乡时,为压缩开支,不带秘书,不摆阔气,只有一名骑马跟班的警卫人员。

七、不忘故乡百姓

上世纪30年代末,正是日本侵略者占领东北和热河蒙旗时期,由于惨无人道的“三光政策”,致使民不聊生,四散逃荒者比比皆是,老百姓终年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白奇峰看到此景,遂拿出自己开商号的微薄收入,尽力救济家乡父老乡亲,送给每户一块现大洋,以解临时困难。家乡人们对此感激不尽,以全村名义赠送白奇峰一块匾额。因年久相忘之故,只记得匾上题词大意为“救苦救难、积德行善”之意,确切字句记不清了。

白奇峰尊老爱幼,与乡亲邻里很为和睦。1936年他母亲60大寿时,在柳树营子(布日嘎苏台)邀请戏班,唱大戏三天,戏台是用脚手架、木板和芦苇编的炕席搭建而成。这三天时间,无偿为方圆百八十里来看戏的人们舍粥供饭,在戏台边上支上几口煮粥的大锅,旁边还有几口盛粥的大缸,另置桌子板凳等。村民中自有帮忙熬粥者,粥是白高粱米和大红云豆粥,三天时间里,不分昼夜,只要是有人端着碗来,就给盛上。

由于在旗署衙门工作出色有名,颇有人缘和声望。白母寿辰当天,奉天(沈阳)东北军派来一名处长和几名随员前来贺喜,为此白家特派鼓乐队到小城子迎接。白奇峰在当时堪称是喀喇沁中旗举足轻重、名扬内外的一个蒙古族青年领导。

八、晚年窘迫生活

1953年春,本人因公出差去呼和浩特时路过北京,顺便到位于北京市內三区东四北新桥慧照寺胡同15号(原喀喇沁中旗汉罗扎布王爷府邸)看望白奇峰夫人。当时她已得了缩骨痨,瘫痪在床,她很艰难地对我讲述了她一家六口(白奇峰夫妇和四个孩子)来北京后的生活情况。

白奇峰先后娶了两房夫人,共生育6个孩子(四男二女)。大夫人乌氏(蒙古贵族),喀喇沁中旗查干高勒(今小城子镇长皋村)人,1936年去世,生有三男一女。大夫人去世后,白奇峰又续娶了二夫人杜氏(平泉人,汉族),二夫人生有一男一女,是最小的两个孩子。1938年,白奇峰大女儿白淑媛出嫁到喀喇沁右旗呼和苏莫(今辽宁省建平县三家蒙古族乡呼和村)吴梦龄家为妻。1945年,大子白鹤年(白彦额尔和图)随苏蒙联军去外蒙乌兰巴托勤工俭学,留学进修。这样,其余三男一女四个孩子随同白奇峰夫妇一同来到北京,故称一家六口在北京生活……

19466月,国民党势力渗入喀喇沁中旗,时局混杂之际,身处中旗领导层的白奇峰遭猜疑和排挤,被撤消旗长职务,在卓盟分会反省四个月,后留任卓盟分会宣传科做宣传工作。10月,国民党军进攻赤峰(乌兰哈达),卓盟纵队和卓盟分会实施北撤,白奇峰因受在家有病的妻子牵累,未随军撤退,请求回家照看一下妻子儿女。不料却被侵入哈达街的国民党占领军热蒙党部特务处扣押,不准回返家乡解放区。12月,被带到到喀喇沁中旗天义站,强制委任为热蒙喀喇沁中旗保安队长之职,两月后,因办事不力遭撤职。

19475月,祛官为民的白奇峰携妻儿去北京(时称北平)治病,因无住所,故投奔喀喇沁中旗末任札萨克汉罗扎布王爷福晋载揆(清皇室庆亲王奕匡第13女)。当时载揆福晋已与女婿搬迁到香港居住,接见白奇峰的是侧太太(可能是汉王爷最小的第四房太太),侧太太答应借房给白家居住,但外加一个条件,并有口头协议:白奇峰你住我们家房子可以,我也不收租金,但你的孩子必须给我们打工干零活,包括上街买菜、买粮、交电费、搬煤球等日常杂活事宜。

白奇峰答应侧太太提出的条件后住进了王府门房。当时,白奇峰家庭基本情况是有一个瘫痪在床的病老婆,还有未成年的几个孩子,自然是贫病交加,艰难困苦地生活着。为养家糊口,一开始用小磨做豆腐,几个童年孩子,因经济条件所限,为了磨豆腐而被迫辍学,失去了上学的好机会,白奇峰本人则挑着挑子走街串巷卖豆腐,瘫在床上的夫人给火柴厂糊火柴盒,糊10个挣1分钱。到后来孩子们也帮着劈木柴,劈好后再拿出去卖,北平生煤球炉子的劈柴,粗细长短都是有规格的,不够规格的根本卖不出去。

194811月,白奇峰在北平因生活困难和经济压力,更想念祖籍家乡和长辈亲人,便把妻小留在那里,独自一人回乡省亲。不料行至平泉即被国民党热蒙中旗党部助理干事于泮芹带队逮捕,硬说白奇峰是八路军派来侦查国军情报的探子,羁送白奇峰到国民党1389师参谋处侦讯看押。数日后,经平泉街多位民众保释,得以出狱,但不准白奇峰去解放区,仍旧遣回北平。

1949年,北平(北京)和平解放,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街道办事处的关怀与照顾下,白奇峰将二子白鹤龄(巴特尔)送入乌兰浩特内蒙古军政大学学习深造,后转入内蒙军区卫生干部学校,成为一名医务工作者。三子白鹤翔和四子白鹤松到了成人年龄后,分别被安排到北京市标准件厂和印刷厂当了工人,小女儿白慧媛也得以入校读书。从此生活逐步有了好转,这是进京后几年来的生活情况。

九、传奇人物后记

“八、一五”解放前夕,白奇峰虽卸任旗长职务,不闻旗政,可在日本人统治下不允许离开平泉,只能携带家眷在平泉居住,在日本人的监控下生活(偶尔有几回日本参事官家属用小碗送去几碗大米,以示“关照”。日伪统治时期,不允许中国人吃大米,如果看谁家吃大米就是经济犯的罪名,要坐牢的)。如果出旗办事,或探亲访友,必须请示驻喀喇沁中旗最高行政长官——日本参事官的批准,方可出门,绝不可擅自行动,失去了自由,等于软禁。

他在日伪统治下做过傀儡旗长,由于特殊的年代和背景,把他推到喀喇沁中旗的风口浪尖上,伪满岁末几年,他实际上是在日本人的严密监控下生活过来的。

1945815日,日本投降,满洲国倒台,白奇峰回到家乡。

9月中旬,“喀喇沁中旗民族自治筹备委员会”在原中旗王府所在地大城子召开会议,选出临时组织机构。白奇峰为主任,白云航为副主任,秘书长张文山,另有乌振霄、郭世荣、陈国桢、索复生(大兴)、乌占林等多名代表。随后,筹委会选出以白奇峰为首的六、七名代表,持带关于要求建立民族自治政权的请愿书(蒙文,白奇峰拟稿,张文山抄录),骑马来到平泉,与八路军平泉专署进行接洽。

中共热中专属(当时亦称第三专员公署)对此高度重视,10月下旬,特派民政科长王旭昌到大城子地区,邀请白奇峰、金起铣等20余名蒙古族知名人士和先进知识分子,赴平泉参加民族自治问题座谈会议。会议进行三天,王新华专员亲自主持会议,会议最终形成方案,决定成立喀喇沁中旗人民政府,并组建了“喀喇沁中旗人民政府筹备委员会”。在这次“蒙旗自治座谈会”上,白奇峰被推选为出席热河省人代会的喀喇沁中旗蒙古人民代表、大会筹备委员,随后,参加了111日在承德召开的中共热河省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所有这些举措,都为成立中旗政府奠定了组织基础和群众基础。

19461月,在中共热河省委的正确领导下,喀喇沁中旗人民政府在大城子正式成立,在旗民代表大会上,白奇峰当选民主自治政府首任旗长。

这是抗战胜利后喀喇沁中旗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会议从17日—11日历时5天(农历一九四五年腊月初五——初九)。会议在原中旗王府前院东厢房大厅举行,出席会议的代表和列席代表及各界人士共270余人(其中农牧民代表200人,青年知识分子70余名)。

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这次会议,正式恢复了中旗建制,成立了喀喇沁中旗政府。这是一个民主自治的人民政府,也是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共产党在内蒙古中东部地区领导成立的第一个旗级人民政府。

白奇峰为官一任,为造福全旗百姓和民族事业奋斗过。1946年春,他把自家200多亩土地和大部财产无偿捐献给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卓索图盟分会作为活动经费,他拥护中国共产党的民族区域自治政策,积极努力,勤恳工作,民间上下都尊称他“白旗长”。

这位喀喇沁中旗传奇人物于1952415日含冤去世,时年57岁。建国后,他的子女都走上不同工作岗位,出色地完成了各自的工作任务。 

 

 

 注:①、乌傲菊,蒙古族,别名哈斯,清代喀喇沁中旗额琳臣驸马第12代孙女,是喀喇沁乌梁海家族后裔,是三百年陪嫁牡丹的直系传人,也是名副其实的“末代格格”。1927年出生于喀喇沁中旗布日嘎苏台川查干高勒七爷府(今宁城县小城子镇长皋村,2005年以前属布日嘎苏台乡)。1941年毕业于喀喇沁中旗大城子国民优级学校。1945年毕业于喀喇沁左翼旗热河省立毓正女子国民高等学校。1951年在昭乌达盟贸易公司参加工作。1985年,退休于巴林左旗食品公司。

现居赤峰市红山区,今年85岁,著有《喀喇沁中旗驸马府之兴衰》(2009年版)。

②、2009519日,笔者在工作之余,赴赤峰市红山区钢铁街东段怡安小区,亲自采访了耄耋之年的乌傲菊老前辈。因本文主人公白奇峰是乌傲菊的娘亲舅舅,乌从小在白家读书长大,对白旗长的历史往事耳闻目睹,所知较为详尽。笔者在其忆述记录的基础上,另加宁城、平泉两地调研参考资料综合整理,形成本文。

现以文史资料的角度予以刊发,已飨读者。

 

编辑: 萨如拉
评论 ( 0 )
相关文章